返回管委会首页

苏州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管理中心 > 征集编研 > 园区方志 > 斜塘镇志
第二编(经济)第一章(农村经济制度)
时间:   |   来源:
第二编    经   济


第一章    农村经济制度

第一节  1949年土地改革之前

明、清以来,吴中赋税特别重,“天下财赋,皆出吴中。”明末清初的著名学者顾炎武也说,吴中地方“民租比天下为重,其粮额比天下为多。”苏州财赋之名扬天下,因明开国皇帝朱元璋攻吴,久攻不下,后怒,重征苏州赋税。斜塘原是苏州的重要产粮区之一,明朝中期江苏巡抚周忱、苏州知府况钟建有四大粮仓,其中东仓和南仓二大粮仓就设在斜塘(二十五都),斜塘地区历来赋税之重当然不例外。明朝以后,正赋之外,还有加派,至清朝晚期及民国初期,更是名目繁多。沉重的田赋均由农民负担。

一、田底权与田面权

截止1949年土地改革之前,斜塘农村一直处于封建土地私有制束缚之中。斜塘地区70%以上的田属居住在苏州的大地主所有。大地主手头拥有方单”(土地拥有证书)。大地主把土地分为“田底”和“田面”。大地主拥有“田底权”。凭“田底权”向佃农征收租米,他们不要“田底”加“田面”的完整的所有权。把“田底”、“田面”权连在一起的称“滑田”,“滑田”不容易束缚住佃农,容易造成佃农频频脱离农田。佃农在地主处化钱租田若干亩,定期交纳租米,获得耕作地主土地的权利,对这些租田拥有“田面权”。佃农拥有“田面权”以后,即使对他们征收重租,佃农也往往舍不得离开土地,这样,地主便易于把农民束缚在土地上。佃农拥有田面权,如果不再使用,也可出卖或转借他人,称“起种田”。转租出去,可收入“顶首钱”,“顶首钱”是顶去田面的钱,数量有限。新的承租者除缴田底的租米外,还须交付田面的租费,即交“顶首钱”,也称“花利米”。田底易主,拥有田面的佃农不一定易;拥有田面的佃农改变,田底主人也不一定随之改变。如遇到土地征作公用或建造民房,则所得田价由田底主人和田面主人两议而分,一般可作四六分。一般情况,田面价以一年租额为限。佃农不能纳租,地主以最低价强行收买田面以抵偿所欠之租,并另觅佃农耕作。

二、催子催租

大多数地主把放租收租的事宜托付催子办理。催子,又名催甲,是料理大地主放租收租事宜的专业人员。地主只提出自己有多少田产,要实得租米多少,具体概由催子办理。催子向分散佃农催索租米。催甲从佃农处收取报酬,称“脚米”,每亩除去租米定额之外,另加二升。“脚米”虽有定额,但催甲向佃农索取“脚米”时往往加倍。催甲与地方官员勾结,预挟悍隶(悍隶,指蛮横的差人),入乡收租,稍不合意,即擅自捕捉,并设私刑。如佃农仍不能如数完租,则解送官府。严刑追讨,枷号示众,罚作苦力。幸而获释,地主已将田另租他人,“过户易券”,“田面权”的价值已被抵作欠租之数。佃农种一年田,收获无着落,连“田面”的价值也被吞剥,反而亏了一身债,常常出现“衣具尽而质田器,田器尽而卖黄犊,物用皆尽而鬻子也”的惨状。在斜塘地区,催子是大地主的全权代表,因此,在民国期间,斜塘地区多次爆发的抗租斗争就是“打催子”。土地改革中,斜塘镇压的恶霸地主就是当年在斜塘地区鱼肉乡民、横行了几十年、尔后成为地主的原催子。催子被打,房屋被烧,雇聘催子的大地主会补偿给催子,往往“补大于损”。催子愈是遭打,愈能发财。

三、地主收租

地主收租一般设有租栈,租栈是地主存放租米的粮仓。佃农交租米要交到催子指定的租栈。当年在苏州城里,有地主单设栈口,也有数家联合设栈(公栈)。斜塘农民交租租栈有陆长丰福栈、寿栈、福寿栈、陆义庄栈、玖丰栈、潘正馀栈、天官坊栈等。每年立冬时开仓收租,由催子发出信息,交给佃农征租单叫“繇纸”,佃农凭“繇纸”开列租额交租。开仓收租时设有头限、二限、三限,每十日为一限。头限每亩让租一斗,依次递减,用来奖励佃农尽早交租。但地主往往于当年农历9月中旬设限,待田间谷物10月登场,则期限已过。每遇米价贱时,则地主收租规定租米纳钱不纳米,纳钱计租时,又抬高米价;米价贵时,地主又规定要收谷物,不收现钱,以此盘剥佃农。  

四、自耕农交赋

凡拥有“田底”、“田面”权,而且自己耕作者,称“自耕农”。自耕农虽可免受地主催子索逼租米之苦,但也难逃官府勒索田赋之累。“自耕农”交纳赋税受“图分”所挟制。“图分”者,系旧时政府征收田赋的操办人。各县名称不一:吴江县称“柜书”,青浦县称“保正”,斜塘属元和县,称“图分”。“图分”与征收田赋的官员狼狈为奸。每遇征收各类赋税之时,“图分”预先下乡分发“易知单”(易知单类似于收费通知单),每发一份易知单,额外收取手续费(数额10倍于正常费用)。“图分”熟悉所辖区域田亩面积实情,田宽田窄,舍尾数凑整数均由“图分”决定。稍违拂“图分”意志者,交赋税时要加倍交纳,甚至有可能被人侵吞,须重复交纳。“图分”除发易知单时收取手续费外,每逢时令季节,“图分”挨户登门赠予自耕农和佃农小礼物(如送春联、筷子、历书、蒲扇等物),作为索取小费的信息;自耕农必须按规矩送“图文”麦米数升、稻柴若干,如有耕牛则索费逾斗,称为“出乡”,群众叫“交小租米”。宅基地、荒滩、零星田块都是“图文”榨取钱财的目标,每遇蠲免田赋年份,减免多少,“图分”有权控制。

五、官府田赋

田赋是中国历代政府以土地拥有者为对象所征收的土地税。虽然规定由土地所有者负担,实际上地主所缴的是佃农提供的地租的一部分。按常例,斜塘佃农每年每亩田缴田租1石米(75公斤),折100公斤谷,约占全年产出的50%;如遇灾害,由政府、地主组成勘灾组,察看灾情,酌减田赋,并相应减免田租。当年收获前,由地主、催子、政府官员下乡勘察作物受灾程度,再决定当年收租成色和作价。由地主、官吏组成的田业公会、评租委员会、租佃委员会排斥佃农参加,自行议定应缴成数,强迫农民接受。30年代、40年代斜塘地区农民抗租斗争大多由此引发。田赋原由地主交纳,因此,历来由政府设专门机构协助地主收租。各收租处向佃农索“粮串”(佃农交纳田赋的凭证)抵扣租米。民国时政府设有催租巡警局,专司催租和催缴田赋。巡警人员全身穿黑色警服,下身膝盖以下小腿上缠绕白色绑腿布,群众谑称之谓“白脚绕”。“白脚绕”荷枪实弹,敲门打闼下乡逼租,敲诈勒索,动辄打人、捕人,为防止佃户逃避,他们采取“踏门捉”(即在凌晨时分上门抓人)。凡此种种,为群众所深恶痛绝。

六、田亩丈量及出售

斜塘田亩历史上按240步(60×40)作一亩,一般不足60平方丈,田较窄,产量低。明、清、民国多次丈量土地,一般越量越窄。清初斜塘籍诗人尤侗用诗生动而逼真地记述了丈量土地的状况:

“急丈田,长洲县。田几何?百余万。奉部文,一年限。朝廷丈田除浮粮,浮粮若除须补亡。下跨河水上山冈,菜畦菱荡都抵档;插旗四角周中央,男女奔走群张皇。上官督县令,县令责里正,里正不识弓尺寸,转雇狙狯代持筹。长短方圆一手定,一手定,一手更,私田缩,官田盈,移重挪轻无不有。田主瞠眼不敢争,县家覆丈岂能偏。但取溢额可考成。急丈田,限一年,官比票,吏索钱,官田未见增什一,民钱已闻费万千。君不见,一县图书七百四十一,日造黄册堆积高于山。”

旧时土地买卖以亩为单位,每亩田(田底价)约10石米,购买者可拥有田底权,称“拔方单”。一般情况,地主不肯出让“方单”,认为这是“败掉祖上的产业”,非到万不得已不肯出让。但在新中国建立前夕,有不少地主眼看旧政权摇摇欲坠,行将失去依托,宁愿压低价格放出“方单”(地契),然而很少有人愿意购买了。

七、抗租斗争

斜塘地区农民长期处在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束缚之中,历史上受压迫、剥削特别重,流传谚语云:“佃户背上三把刀,租税重,利息高,苛捐杂税多如毛。佃户门前三条路,投河上吊坐监牢。”因此,解放前,斜塘地区农民自发的抗租斗争十分激烈。仅据《苏州明报》记载即知,从民国19年(1930年)前后始,到解放前夕,斜塘地区抗租斗争从未间断过。参加抗租斗争的农民北自斜塘沈浒村,南至斜塘王墓村,波及全乡各村,并由此扩大到周边乡镇。参加抗租斗争的人员有男女老少,最多时达2000多人。参与抗租斗争的主要是佃农,还有一部分自耕农,斗争目标是为非作歹的“催甲”—大地主的代理人。斗争的方式为自发行动,包围镇公所,烧毁催甲房屋,扣压催甲人员,游行示威等。斜塘地区的抗租斗争给当时的国民党地方政府、大地主打击甚大,也部分地达到了抗租农民免粮减租的要求,但要彻底地让农民从封建土地私有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才能做到。下面材料摘自《苏州明报》,部分记述解放前斜塘农民的抗租斗争情况。

附录《苏州明报》载斜塘乡民抗租二则

 民国23年(1934年)10月21日《苏州明报》载:“因今夏久旱成灾,影响秋收,灾情奇重,全县被灾田亩,达40余万亩,为三十年所未有。斜塘乡乡民数百人,至斜塘外跨塘交界之凤泾乡东浜,拥至副乡长魏湘舟家,将房屋拆毁,纵火焚烧。旋至斜塘境内南小庄朱永香家纵火。是时,乡民加入愈聚愈多,势不可遏。又分别往南,至琼城乡鸭城里,连焚沈金官(毁屋八间),沈和清(水生,毁屋20间),沈子清(阿炳,毁屋  12间)三家,于六时许,又至梁陈乡琼姬墩村毁乡长梁富高屋四间,梁洪卿屋五间。时天色已明,而至墩头村毁杨一松,杨品松,姚一仁三家房屋三四十间,并至凤圩村严怡生家纵火。一时各处火光烛天……离斜塘五六里之斜步圩催子居梅坡家,亦被乡民焚毁全家。八时许有斜塘东三里之龚巷村一催子家,继续被焚。”

  民国36年(1947)2月28日,距斜塘镇南二三里许之莲墓乡农民六七十人,因上年遭受螟灾,秋收减色,于晨八时许,鸣锣聚集附近金庙乡葑圩、墩头、盛墩各村农民千余人,在下亩庙(即今旺墓村城隍庙)秘密开会,图起抗租。3月2日《苏州明报》载:车斜农民又闹荒,聚众2000人请愿,警队闻讯驰往弹压,事态渐平。

第二节 土地改革

一、减租减息

1949年4月27日,斜塘解放。10月,吴县人民政府决定减租减息,规定各地租额比原来收租额减25%~30%,时斜塘减30%,应交原租额70%,再根据1949年秋熟产量打7折交租(即原租额的70%再打7折),实际交租额为原租额的49%。按每亩交租米7斗计算,全乡4万亩租田,减租280石米,大大减轻了农民的负担。

二、土改宣传

1950年9月,吴县人民政府发布通告,凡在吴县境内占有土地之业主,居住在县属市镇以及外乡、外县(市)者,同时进行土地申报,土地改革开始。斜塘乡属唯亭区,由吴县农村土改工作团具体领导土改工作。土改初期,国民党潜伏匪特散布谣言,攻击土地改革政策,并恫吓农民。土改工作队深入农村访贫问苦与贫苦农民共同劳动,共同生活,并进行宣传,发现、培养积极分子。根据区政府安排,斜塘市镇组织的业余剧团配合土改排演《九件衣》、《白毛女》、《谁养活谁》等剧目,在唯亭区巡回演出效果较好。

三、划分阶级成分

1950年11月,由乡村二级农会组织学习中央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通过自报互评、民主公议、上报批准,逐户划分阶级成分,然后出榜公布。雇农长年在外打工,上无片瓦,下无寸土;贫农、下中农租种地主土地为生,或自己有少量自业田,再租种地主若干田;上中农、富农有船牛,有自业田,也有租田,自己及家属参加劳动,但又雇有多名长工、短工,雇有“看牛囡”(指未成年的劳动力),被当地视为“大种田户”。斜塘地区的地主有的是催子;也有拥有十多亩土地全部出租,租米成为家庭的主要收入者,土改时被评为地主;拥有良田万顷的大地主,他们都是旧时官僚的后裔,世代居住苏州,家庭人员复杂,有经商的、有从政的、也有知识界人士,这些人地产分布广,覆盖苏州城周边乡镇,专靠催子经营收租业务,直至解放。(见表2-1-1)

四、分田分地

政府组织土改积极分子,丈量土地,田头树牌,丈量时用步弓,或沿袭习惯田亩,一般均不足60平方丈。斜塘地区农业人口平均每人约可分得土地2亩多,当时农业人口25000人左右,参加土地改革的耕田约5万亩左右。

五、斗争地主

1951年5月,唯亭区斜塘乡召开斗争、公判恶霸地主的大会,地点在北塘(红萝卜坟),参加大会的有4000~5000人,主要是控诉封建剥削的罪恶。会后,解放前当催子的恶霸地主李和尚(原名李淦泉)被镇压。在此期间,斜塘地区的几个小乡均先后召开了斗争地主的大会。由于组织严密,措施得力,因此

土地改革得以顺利进行。

六、颁发土地证

1951年3月,土地改革进人结束阶段。农会追缴地主的佃簿、地契、集中销毁。同年7月,人民政府颁发土地房产所有证(图25),以法律形式保障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居住农村的地主也按人口留份土地,许多长期在

外地打工者也纷纷回乡参加土地改革,分得份地。农民分得土地后都欢欣鼓舞,放鞭炮庆祝,用红绸带包裹好土地证后珍藏起来。土地改革在斜塘地区进展十分顺利。

 

  图25 土地改革时地房产所有证

 图25 土地改革时地房产所有证

表2-1-1      斜塘乡农村家庭阶级成分构成情况一览表

高级社名称

(行政村名)

贫农(户)

下中农(户)

上中农(户)

渔民(户)

富农(户)

地主(户)

其它(户)

合计(户)

3428

1442

840

141

134

26

44

6055

33社(东安西泾石港)

187

161

78

8

5

439

34社(周巷)

106

82

19

5

3

1

216

35社(葑圩)

3

61

17

6

6

6

179

36社(华莲)

98

92

40

6

4

32

272

37社(斜步)

79

51

40

8

1

179

38社(金家堰)

182

77

82

13

2

356

39社(庙浜)

99

41

16

4

5

165

40社(宅前)

87

40

9

8

1

6

151

41社(盛墩)

202

135

4

5

3

3

352

42社(旺墩)

128

47

8

6

2

1

192

43社(沈浒)

152

46

30

2

12

1

243

44社(夏家)

115

52

11

1

7

186

45社(姚墓)

126

18

23

7

174

46社(斜东)

212

27

27

18

1

1

286

47社(建国)

116

33

50

1

1

1

202

48社(联合)

121

70

37

14

2

1

245

49社(施巷)

65

22

18

105

50社(南厍)

149

37

3

6

6

201

51社(龙北)

126

51

21

19

217

52社(南村)

145

47

11

17

220

53社(横泾)

123

26

39

6

2

196

54社(东长)

129

23

24

1

177

55社(龚巷)

104

28

4

2

2

1

141

56社(龙北)

38

36

11

1

86

9社(田巷)

138

112

19

2

271

10社(南洲)

92

30

9

1

3

2

137

11社(西马)

82

57

29

1

4

173

12社(西马)

104

35

20

3

3

 

165

90杜(墩头)

40

40

29

12

4

4

129

(本表据1957年统计资料汇编)

第三节 互助合作

一、拌工组互助组

土地改革后,农民按政策分到了土地。但是,分到土地后,有不少贫困户无牛、无车、无技术、无劳动力,连田都种不熟,出现了新的困难。有人甚至不要田了,宁愿到城里去帮佣,有的自发拌工耕作。1951年夏,政府鼓励并出面组织拌工组、劳动互助组。互助组分三种形式:常年互助组,季节性互助组,临时性互助组。到1951年冬,斜塘小乡办起60多个拌工组,其中大树下(今联合村)自然村李金根拌工组较典型。他们6户贫农土改后分得地主财产,计半头耕牛、3部水车、水旱犁各1部,即组成拌工组,先向张巷村郁水泉租1只“堂船”(旧时农村娶新娘用的彩船)。每天租金7角,到大湖里罱泥,后来向苏州葑门船厂租得中木船1只,每月租金12元,坚持劳动互助。1952年拌工组成员小麦亩产达50~55公斤,水稻亩产230公斤。1952年2月,李金根被评为斜塘乡劳动模范,出席吴县劳动模范会议。

1952年5月25日,由政府组织的供销社成立。供销社鼓励农民投资入股。入股后,不仅购物时价格上可以优惠,而且年终可以分红。供销社低价销售各种农用物资,如化肥、农药、桐油、菜饼等农用物资;开辟渠道,销售农副产品,如芦席、席草等畅销物资,为农民排忧解难。1953年冬,斜塘农村信用社也成立,信用社为农村经济发展筹措资金,发放低息或无息贷款,帮助农民发展农副业生产。

截止1952年11月,约有50%以上农民参加拌工组或互助组。部分中农抱观望态度,不肯加入拌工组和互助组,怕农具被损,或参加互助组吃亏。上中农务农实力强,他们极不愿意参加互助组,宁愿单干。由于政府大力扶持,单干农民组织起来后,农业产量提高了,中农也纷纷参加互助组。

二、初级社

1953年始,部分互助组发展为初级农业合作社。塘南乡东南塘村新星农业生产合作社就是由3个拌工组组成的。全村40户农户,有15户自觉参加初级农业合作社。当年143亩水稻每亩产量达310公斤,社员分红,每个劳动日可得2.2元,全年口粮每人平均260公斤。群众自编顺口溜:“小农经济犹如三月桃花,被风吹雨打一场空,单干户是海面上的看鸭船,经不住风浪,船会翻在海洋中。”到1955年10月,全乡90%的地区办起了初级社。

三、高级社

1956年2月始,斜塘地区各乡全力以赴搞高级社,并大兴水利,广泛开展积肥运动,形成轰轰烈烈的农业合作化运动高潮。部分种田技术好,生产工具比较齐全,劳动力又足的“老上中农”尚抱有观望态度,乡干部组织部分仍有疑虑的“老上中农”参观高级社。如墩头村高级社办得较早,管理也较上规格,“老上中农”看到高级社里牛养得膘肥体壮,船修得油光锃亮,人干得热火朝天,生产安排得井井有条,老残病弱都得到了安排,建立了“五保”制度,大多数人信服了,回去后有不少人放弃坚持单干的念头,积极参加高级社。政府干部下乡帮助高级社开展农业生产活动,部分高级社扩大双季稻种植面积,塘南乡几个村把“烂田”改成水稻田,粮食产量增加了。1957年2月至4月,还组织全乡高级社开展整顿工作,进一步巩固高级社。高级社普遍建立后,规模扩大了,每一高级社相当于现今一个行政村的范围,拥有1000左右人口、2000多亩田及各类农具。组织起来后,冲破了小农经济的束缚,有不少历史上没有办法做的工作可以开展了,如农田水利建设,农田改造工作。夏家天仙圩、金家堰村的二只大联圩内的农田原来是低洼田,一向是洪涝灾区,1954年洪水期间,数千亩田被洪水淹没。当时因牵涉的农户多,没有办法解决。建立高级社后,这二处低洼田在1956年、1957年先后建成旱涝保丰收的大联圩,至今数十年来仍然受益。农田建设也是牵涉千家万户的事,高级社成立后,开荒、搬迁坟墓、改良和平整农田,提高了农田的质量,扩大了农田的面积。1957年9月并成斜塘“大乡”后,虽然全乡仍有45户单干农民(东安、周巷、葑圩、新华、龙北几个村的贫农、中农),但高级社已深入人心,斜塘地区合作社运动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第四节 人民公杜

一、公社诞生

1958年斜塘乡三麦、水稻喜获丰收,三麦单产58.3公斤,水稻单产275.7公斤,粮食总产达17196吨,创了历史最高记录。斜塘干部群众提出:“苦战三年,三麦追赶水稻,水稻翻一番”的口号。1958年9月25日斜塘人民公社成立。成立大会在今北塘村后的“红萝卜坟”上举行。会场上红旗招展,口号声此起彼伏,报喜的锣鼓声接连不断,与会者手拿着芦苇杆上贴着彩纸、上面写着各种革命标语的彩旗,欢呼人民公社的诞生。全乡29个高级社(后桑田划入,为30个高级社)合并成斜塘人民公社。

二、公社制度

初级社的规模如生产小队,数10户人家;高级社的规模如生产大队,有一二百户人家;人民公社的规模包括整个乡,有近万户人家,是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工农商学兵五位一体的社会基层组织,全公社统一核算。公社成立后,收回社员自留地,不准家庭饲养家禽家畜,不准搞家庭副业,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残余,社员干活不记工分,吃饭不要付钱,95%以上的人员在农村公共食堂就餐,“放开肚皮吃饭,鼓足干劲生产。”

公社建立社办企业:钢铁厂、化肥厂、农具机械厂、农具修配厂、发电厂、酒厂。公社组织军事化,全公社建9个营:东安、西泾、石港、新华、渎东为一营;周巷、葑圩、宅前、墩头为二营;斜步、金家堰、庙浜为三营;盛墩、旺墩、建国、联合为四营;施巷、南厍、沈浒为五营;龙北、南村、北旺为六营;横泾、夏家、龚巷、塘东为七营;东长、姚墓为八营;田巷、南洲、西马为九营。营以下设连、排、班。行动战斗化,集中居住,全部在公共食堂就餐。出工、收工或田间休息有信号,每个营部竖有十几米高的旗杆,旗杆上红旗升起表示出工,降下表示收工,升半旗表示休息。政社合一,党政合一,各种权力集中公社、干部群众热情非常高,群众的喜报中说:“天天盼,月月盼,今天来把公社建。公社好,公社强,公社幸福胜天堂。万人进天堂,永远不忘共产党。”“人民公社实在好,办了学校又办厂。公社好,公社强,男女老少喜洋洋。公社好处说不完,感谢毛主席和共产党。”但人民公社对生产队的劳力、财物无偿调用,社员的私人财物也被无偿占有,实行平均主义的供给制:“做勿做三块半(年终分红),动勿动七两二钱半(每人口粮标准)。”基层生产单位没有自主权,经济核算制度被抛弃,特别是大刮“共产风”及实行“一平二调三收款”的做法(一平:公社有权支配生产队的生产资料、人力、产品,实行平均主义;二调:公社把生产队的财产无代价上调;三收款:银行把农村的贷款一律收回。)极大地挫伤了群众的积极性,很快引起社员的恐慌和不满,公社经济陷入混乱状态。

三、调整

1959年7月以后,斜塘公社根据中央指示,迅速作了调整。确认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生产小队是包产单位,有部分的所有制和一定的管理权限;清理帐目,做好退赔工作;规定公社提取公积金、公益金、管理费的比例;恢复农民自留地;允许社员私人喂养家禽家畜;宣布社员房前屋后的零星树木归社员私有;保留按劳分配制度。在中共中央1960年11月3日发出的《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简称农业十二条)后,吴县于1960年12月30日至1961年1月23日召开四级干部会议,历时25天,斜塘公社有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干部和社员代表100多人出席会议。会议后即贯彻落实吴县县委的指示:1.坚持三级所有,队为基础;2.生产大队是基本核算单位7年不变(后调整为生产队是基本核算单位);3.坚持生产队小部分所有制;4.在服从大集体的前提下,允许社员小自由;5.彻底纠正“一平二调”的做法;6.改进干部作风,关心群众生活等。并规定社员有口粮不可侵犯权,粮食蔬菜等物拥有权,家禽家畜自由处理权。1961年5月6日~5月11日县委召开三级干部会议,学习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六十条)”,会后,历时二年多的公共食堂,被宣布予以解散。经《农业十二条》和《六十条》的贯彻后,斜塘公社形势渐趋好转,公社逐步稳定、巩固。

1963年始,公社一方面继续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经济调整方针,另一方面开始开展面上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抓阶级斗争,巩固集体经济。1966年后重点是阶级斗争,批判“自由经营”、“自由买卖”、“物质刺激”、“工分挂帅”,抓经济领域里的阶级斗争。1970年10月始,公社重点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学习大寨经验,发展集体经济,巩固人民公社集体所有制。

1979年,斜塘公社调整农业政策,适当放宽对自留地、家庭副业和集市贸易的限制,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发展多种经营。

第五节  生产责任制

一、家庭承包

1983年7月,斜塘改公社为乡,全乡100%农户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所有农户签订承包合同。每一农户承包责任田、口粮田。责任田按每一农村劳动力1~2亩划分,口粮田按农业人员划分,一般为每人0.5亩。翻土、灌溉由集体统筹解决,农科单位、多种经营服务公司对耕作技术、治虫、施肥作指导及有偿服务。土地、水利等重要生产资料和农田基础设施归集体所有,联产承包责任制彻底改变了以前的“集中劳动、集体经营、统一分配”的模式。刚贯彻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时,部分社员、干部思想转不过弯来,特别是部分集体所有者的生产资料分割到农户时,有人讲:“辛辛苦苦几十年(走合作化道路),一夜回到解放前(分散种田)。”但实践后,大部分人欢迎这种形式,广大农民不再被束缚在土地上,农村劳动力得到了解放。种好责任田后,各农户可以根据自己的特长发展多种经营,进乡村办企业工作,劳动致富。1983、1984年连续两年斜塘乡农业生产获创纪录的好收成。

二、大农户承包

农民承包的责任田可以调剂、转包,集体鼓励有能力的农民承包其他农户的责任田。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基础上,斜塘全乡出现了家庭副业专业户、种粮大户。如1984年全年实际入库超5000公斤的售粮大户,全乡有12户;1990年全年实际入库超5000公斤的售粮大户有46户,其中横泾顾根梅售粮2.73万公斤,墩头金阿东售粮2.6万公斤;1994年全年实际入库超2.5万公斤的售粮大户有7户。1998年始墩头村全村200多亩耕田,由2家外村“大农户”承包,村民与传统的农业、副业脱离了,村、镇企业也得到进一步发展,斜塘农村经济开始由自给自足向商品化、专业化、社会化方向发展。

1995年始,斜塘全镇产业结构调整,水产养殖业、生猪养殖业有较大发展。1998年全镇水稻亩产达550公斤,三麦亩产130公斤,油菜籽亩产64公斤,农民人均收入达5016元。

1998年底,斜塘镇政府对园区开发规划区以外的耕地面积全部完善了新一轮土地承包流转机制,发放30年土地使用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