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放大   缩小


【我与园区的故事】为自己的国家做创新药物研发

时间:2018-07-06 13:36  |  来源:


    【人物简介】
    童友之,苏州开拓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大学化学系本科和硕士毕业,美国康奈尔大学/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药理学博士,并曾在美国爱因斯坦医学院任教。参与创建美国 Angion 医药研发公司并出任副总裁,2009 年回国创立苏州开拓药业,专注化学小分子新药研发,2012 年入选国家第八批“千人计划”,2016年入选“苏州十佳魅力科技人物”。

    日前,我们公司的创新药物普克鲁胺Ⅲ期临床试验正式开始。这是值得欣喜的时刻,意味着普克鲁胺——这一治疗晚期前列腺癌和乳腺癌的1.1类创新药将会很快在中国上市,造福中国患者。
    这一重大项目进展的背后,是开拓药业一路走来的艰辛,着实不易。
    如果不是2008年,我参加了CHINA BIO 和BioBAY 联合举办的生物医药投资论坛,并获得“Most Promising Company Award”奖,我与园区的故事可能就不会开始。当时像这种投资类论坛特别少,而我们获得了由业内大咖评出的投资论坛大奖,意味着如果我在园区创业,将有很大机会得到资本市场的支持。
    2009年3月,我在生物产业园注册成立了开拓药业,开启了我在园区的创业之旅。当时,我和共同创始人郭博士都是自己投资来维持公司运营。那时我租住在橄榄湾,每天骑电瓶车上班,差不多一年搬一次家。由于新药研发是一个漫长和高难度的过程,创业异常艰难,当时大家都很节约,力争把资金花在最该花的地方。
    转机出现在2010年,开拓药业的雄激素受体(AR)抑制剂临床前项目入选国家“十二五”重大新药创制计划。在所有入选的企业中,开拓成立时间最短、规模最小。这一支持也是开拓渡过创业初期生存下来的主要原因之一。很快,园区原点创投出资250万完成了对开拓的天使轮投资,后来重大专项资金也顺利下拨。靠着这些资金支持,我们成功在2014年把新药临床申请送递交到国家药监局。
    除了原点创投的支持,园区科技局的“科技型中小企业贷”也多次帮助开拓渡过难关。像我这样的海归创业者,没什么可抵押的,然而园区还是帮助开拓申请到了100万、200万的贷款。公司好几次资金难关都是靠着这些贷款挺过来的。随后,园区又支持我申请成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获得人才资金的扶持。
    国外的创新药物进入中国有一个滞后期,可能长达6年到10年。所以我们希望能够研发属于我们国家自己的创新药,帮助中国的患者在肿瘤晚期治疗中延长生命,并在改善他们生活质量方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
    我们选择国外药物的成熟靶点进行分子结构的优化和改造,设计合成了几百个新化合物,研发出中国自主产权的创新药物。还要选择已经在美国进入临床阶段的新药为目标,这样我们赶追它的速度才不会太慢。经过3年的努力,2012年我们确定雄激素受体(AR)抑制剂——普克鲁胺为临床候选药物,其临床研究最近再次被纳入国家“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专项。同时,普克鲁胺也获得美国FDA临床试验批准,目前美国临床Ⅱ期即将开展。
    除普克鲁胺外,开拓药业还拥有其他多个产品的研发管线,覆盖临床前到临床Ⅱ期各个阶段,涉及乳腺癌、肝癌、脑癌和肺癌等多个领域。今年初,开拓药业获得跨国药企辉瑞抗肿瘤治疗领域创新药全球研发授权,这也是辉瑞在肿瘤领域首次授予中国本土企业抗体新药的开发权。
    目前开拓有60余位研发人员,除了“海归”,更多的是本土化研发人员。公司进行招聘的时候,我都会和新员工讲,园区是最具有浓厚的创新创业氛围的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你们会在这里找到人生奋斗的目标和动力。
    去年底,公司在园区买了块地,下个月即将开工建设。开拓药业将继续深耕园区,打造中国抗肿瘤创新药物领军企业。

文/童友之 编辑整理/杨露

2018年7月6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