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爆炸警示安全生产时刻从零开始

8月2日,昆山中荣公司汽车轮毂拋光车间发生粉尘爆炸事件,事件导致69人丧生,近200人受伤。两个月前,抛光车间出过一次粉尘燃烧事故。7月15日,江苏省安监局局长王向明曾宣称,江苏全省连续12年杜绝特别重大事故。(8月3日《新京报》)

昆山爆炸事件表明:过头的话不能说,安全生产要时刻从零开始。半月前,当江苏安监局官员在宣布其“安全政绩”时,相信他充满了自豪。偏偏侥幸一点也抱不得。当舆论在批评企业唯利是图、工人把生命不当回事、管理部门的监管不到位时,我们更该追问悲剧事件缘何会发生。

浏览一下新闻,就知道粉尘爆炸事故正呈逐年增加的趋势。进入2010年后,五年间至少发生了四次爆炸事件。相信每一次事故后,各地都会宣传“引以为戒”,都会认认真真走一次安全大检查的过场。正如中荣公司的人所言:“这些年通知来了一箩筐,层层检查也是家常便饭,但检查来了就做做样子,过后还是老样子,没见企业真正有什么行动。”

这个旁白包含的信息耐人寻味:监管部门努力了,但很多只追求表面文章,因为全国这么大,倒霉的事故发生在我管辖区域的可能性实在很小,所以该发的文件要发,该例行的检查也不能少。至于企业是否真的把文件和检查当回事,那要看监管部门究竟是把人的生命放在首位,还是把地方经济发展放在首位了。特别是在GDP为王的风气中,劳动者个人的生命贬值到什么程度,看看安全检查是不是游戏就很清楚了。既然是“游戏”,安全生产“政绩”想严肃都不大可能。唯一可能的就是等出事后把这一切归咎于“运气”太差。昆山市长的哭泣,相信既是为遇难工人悲戚,也多少有点为个人时运不济而黯然。

目中无劳动者、心中没有对生命的敬畏,安全系数再高的生产也可能存在诸多隐患。对劳动者生命的敬畏,不能靠管理部门从业者个人去把握尺度,而应有威严的刚性制度:事故遇难人数要与一应官员的乌纱帽,甚至法律责任相挂钩。否则,安全生产的优良传统就不可能真正形成。

没有时刻牢记生产安全的传统,弱者的生命就难保不被漠视。希望昆山爆炸事件能促使安全责任连坐制度的问世,把相关责任人员捆绑在一起,遇到事故谁也甭想脱责。这样,“安全政绩”才可以达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