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5日 摄影协会组织拍摄唯亭老街,这条老街即将拆迁

走进曾经写满了辉煌,如今充满了沧桑的老街,一片市井生活的繁华,而不久的将来,就会满目疮痍,因为历史的车轮总是在不停转动,谁也无法将曾经的繁华留住,而能够定格一个时代的,只有镜头。那么,就让手中的镜头,来记录曾经的辉煌和沧桑吧。一片咔嚓声,清脆的响起来….

唯亭也曾经风光无限,典型的江南水乡特点引起上海画家的注意,作为采风的重要素材,由柯明、田原、苗地集体创作的《水乡春色——江苏吴县唯亭公社集镇图》发表在1964年4月21日的《人民日报》上。

曾经的唯亭有一条三里长街,在古镇中也并不多见,今天构成长街的元素,诸如老房子,虽已面目全非,有的已人去房空。 沿着娄江两岸的驳岸它的功能是防止河道坍塌造成淤塞,也可作为建房的地基,不少下街的房子就建在这上面的;又可保持河道两岸的整齐美观,也是沿河的一道风景。在驳岸外侧往往要打若干木桩,目的使驳岸更加牢固,在驳岸护壁上留有排水口,还有系船石,凿成定胜状,既美观又实用,供过往船只停靠,只要把拴船的缆绳往里一穿,船便能停得稳稳当当。系船石俗称船鼻子,很形象。

唯亭严格讲没有码头,已被驳岸和庙场所替代,但靠岸处必定有一块空场地,以便货物装卸。

与驳岸相联,并保持一定间隔的便是河滩,俗称滩度。在上塘下街很多人家,打开后门便可去上河滩淘米、汰菜、洗衣服,提水倒入家中水缸内,用明矾缸里一作,将水用竹竿搅动,使不洁之物沉淀下来,就是当年家家户户安全洁净的饮用水。

河滩造型很别致,分雌雄河滩,前者是缩进在驳岸内,此类是较讲究人家才有,常是一家独用;后者是伸到河道边上,可以三面用水,近似公用河滩。还有一种桥河滩,形似没桥洞的石桥,两边可上利用率高,互不干扰。在没用上自来水前,河滩是人们用水离不开的场所,至今不少家庭主妇常怀念河滩的方便干净。

唯亭有几处搭建在娄江中的渔桩,是渔行用毛竹搭建的独特建筑,中间可以走人,两边有沉入水中若干大渔篓,不由得想起这可能是今天网箱养鱼的鼻祖。把从打渔船上收交上来的各类鱼虾水产品,存放在大渔篓中,保证鱼虾的鲜活。渔行可以随时捕捉渔篓中的活鱼虾,供市上销售,甚至还远销上海。唯亭人叫“跑单帮”的人,专门候火车送往上海,唯亭冠以鱼米之乡是毫不夸张的。

老街上的碎石路,不仅质朴,而且颇具古意,它有别于土路和石板路。这碎石的来历可是废物利用,来自镇上修驳岸、造河滩、建桥梁凿下的碎石,还有是採石场废弃的碎石,以往人们把碎石拿去垫石脚。碎石铺路是前人的一项创举,它可以防滑,而且渗水性强,不会积水,雨后干的很快。还有一项不被人注意的功能,经过百余年无数人的踩踏,碎石顶端已成卵石状,一些老人漫步在公园的健身步道上,也会想起来街上的碎石路,它不规则的凸起部份能刺激脚底的穴位,起到一定的保健功能。

上塘还有一个特点,同水道上有交叉纵横的水巷一样的弄堂,计有:大弄堂、小弄堂、金弄堂、吴弄堂、桥浜弄堂、栈房弄堂、典当弄堂、关帝庙弄堂、东城隍庙弄堂……,是镇上联结乡间孟家里、黄泥娄、陆家场,以及通向汽车路、火车站、小学校。每条弄堂也给两边房屋增加了通风乘凉的空间,还能防止街上相联房屋挤压而产生的倾斜,起到伸缩缝的作用,可以看出前辈在规划市镇的独具匠心。

同其他江南水乡古镇的共同点就是桥多,娄江两岸本是一体,靠桥梁来维系,使人惋惜的是建于清初的阜民霖雨桥(俗称大桥),气势雄伟、桥拱高跨,满足过往大小船只穿梭,是娄江上的标志性建筑,在1977年拓宽娄江时拆了。但至今仍能看到桥形的,有状元桥,这桥与“朝过唯亭出状元”的典故有关。仁寿庵桥,土地堂桥,镇的东西市梢有两座同名的泗网泾桥,东泗网泾桥可直通阳澄湖,奇特处在于桥面上有一块叫飞来石,石头上有一清晰可见的大脚印,传说是张飞踩出来的,多少年来成为一个传奇的故事,在改建此桥时曾将飞来石镶嵌在桥体外侧给人们留下一个念想。

在老街有几处称为小桥面,其实没有桥,只是街下留了一个娄江与农村相通的小河浜。

再说说街上的老房子,镇上店铺住房单体看,极为普通并不起眼,与江南民居大同小异。粉墙黛瓦,有进有落,但细看不少房子有徽派建筑的影子,马头墙还有三雕。真是“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