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苏州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管理中心 > 征集编研 > 园区方志 > 斜塘镇志
第三编(政治)第五章(军事)
时间:   |   来源:
第五章  军  事


  第一节    

斜塘,东扼吴淞江要道口,北、中部有娄江、斜塘河天然水域,境内及境周有沙湖、金鸡湖、独墅湖等大水面列布,素为苏州城东险要处。在旧时,具有重要的军事地位。

 一、唐战皇天荡

据史料记载,唐乾宁三年(896年)杨行密救董昌,遣兵与钱缪兵战于皇天荡,败之,进围苏州。皇天荡即今斜塘西之黄天荡(史称朝天湖)。

 二、明设营寨

明朝中期,倭寇之乱屡发。斜塘境内塘浦村东吴淞江由南折东处,称鲇鱼口,此地江面开阔,水势浩淼,舟船往来如梭,素为险胜处。此处往西可直达苏州葑门,往北与沙湖相近,为一险要处。倭寇自海上来,循吴淞江进扰苏州城东一带,自明朝中期始,有官兵驻防,延至清朝。时葑门外有3处营地:黄石桥营,隔六里有金泾渰营(金泾渰今名金鸡湖),又六里为塘浦营。塘浦营驻地即鲇鱼口,明时设有巡司,有步弓手40名。塘浦营北与沙湖边小夷亭遥相呼应,互为犄角,建有烟墩一座,每有寇情,可举火快速传递信息。斜塘北娄江段也设有三处营寨:娄门口官渎桥营、金鸡湖与娄江交会口陆泾坝营、沙湖边与塘浦营互为犄角的小夷亭营,均设有敌楼、观望台、土坝、烟墩,南北呼应,共扼苏州府城东险要水道,拱卫苏城。至清朝后期,上述几处营房渐废。

三、伪军修碉堡

民国27年(1938年),斜塘街西紫柏庵内驻有伪军数十人。伪军在庵西高墩上,建一碉堡。碉堡高如四层楼房,视野可及方圆10多里,系青砖砌身钢筋混凝土筑成,四周有铁蒺藜。伪军荷枪实弹,日夜站岗放哨。1949年碉堡被拆除。1969年,扩建斜塘中心小学时,原有土墩被推平,原址建教室若干。

 四、“江抗”攻打伪军

 民国27年(1938年)5月,新四军六团团长叶飞率部从茅山地区出发东进,与江南抗日义勇军第三路军会合,成立“江抗”总指挥部,六团序列为“江抗”二路。5月8日,“江抗”部队1000多人到达无锡梅村。时在吴县阳澄湖地区开辟抗日工作的翁迪民奉命去无锡甘露镇,向“江抗”部队领导叶飞、林枫汇报争取“忠义救国军”胡肇汉部队的情况。叶飞等决定,“江抗”二路三营穿插到阳澄湖地区配合胡肇汉部队。三营营长梁金华(湖南人,1963年任浙江军区副司令员)带部队南奔阳澄湖。胡肇汉同意与三营配合攻打伪军斜塘据点,计划占领伪警驻所,缴取枪支,充实抗日武装并扩大影响。经过二三天的准备,5月15日午夜,三营和胡部共300余人迫近斜塘镇,于镇北1000米处的北塘村与伪军哨兵接火。时驻镇伪江苏水警第二纵队第三大队大队长肖占泉闻讯率队增援,双方隔河开火,“江抗”曾冲锋3次,伤亡10多人,终因伪军凭险固守,“江抗”被阻于北塘石桥北堍,未能接近镇区,至拂晓,“江抗”撤出战斗,无果而终。这是“江抗”东进后在吴县的第一次军事行动,可见开创根据地时的艰难。1个月后,“江抗”二路攻打浒墅关车站告捷,同年7月,叶飞率部进入吴县太平桥镇,谱写了中国共产党在江南抗日斗争的新的篇章。

五、日军清乡

1942年,日本侵略军在阳澄湖地区“清乡”扫荡,斜塘被纳入“清乡”范围。从1942年3月到6月,日本侵略军在苏州地区进行第三期“清乡”,吴县划入“清乡”范围的有浒关、木渎、光福、斜塘、淞南等地。当时,斜塘各村边路口均设检问所,“清乡’日伪军还挨村逐户清查户口、检查良民证,如有可疑人员即被带走。实施通宵戒严,日本侵略军汽艇在主要河道来回巡逻,检查可疑船只,给抗日武装造成极大威胁。

六、解放军路经斜塘东进

1949年4月27日,下午三时许,解放军东进部队由葑门经金鸡湖、华莲村到斜塘,再沿塘东、龚巷、东长、南洲方向向东进发,参加解放大上海的战斗,先后持续一二个月。当时战马嘶嘶,人声鼎沸,战士均头顶由带有绿叶的树枝扎成的掩护物。敌机屡屡于天空盘旋并用机枪扫射,解放军则迅速地隐藏于田间、树底,偶尔用步枪朝空中射击,时有飞机冒着黑烟在远处坠落。初时,群众都闭门不出,但解放军不惊扰百姓,挨户宣传:“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大家不要害怕。”解放军沿途露宿,官兵不分。渐渐地百姓开门观看,并送开水给解放军战士。解放军喜欢唱歌,虽然战事倥偬,依然歌声不绝,还为群众挑水,打扫卫生,给老百姓留下深刻印象,人们渐渐由惊惧变亲近。至今,年龄大的人犹能记得当时的情景,觉得解放军让人耳目一新,完全不同于人们熟知的旧式军队。

第二节 兵 役

一、抽壮丁

旧时,斜塘流传“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俗语,斜塘驻军或巡警所人员多为湖南、湖北、四川等省的外地人。1946年始,国民党政府抽壮丁入伍。以保为单位对18岁~25岁的适龄壮丁统一编号抽签,中签者即为应征壮丁。每适龄壮丁对象都要交壮丁费若干,被中签者可得安家费数石米,安家费由壮丁交纳的壮丁费中取,一般可得6~7担米。如有困难人家愿意充壮丁的,可免于抽签,得到安家费,富家子弟不愿入伍者,可多出些米,另募他人顶替入伍。也有人逢征兵时,出逃避匿,称“逃壮丁”,但“逃壮丁”比较难,四处都在抓,逃到半路被部队拉去入伍的现象屡有发生。因为有人逃,因此政府在征兵期间往往半夜抓人,抓住人即关起来,集中送前线,称“抓壮丁”,常闹得地方上鸡犬不宁,大哭小喊。也有人做壮丁生意,一种是自我推荐顶替壮丁名额,拿取安家费,被征入伍后,伺机逃跑,再至异地,重操旧业;另一种是到外地物色灾民、乞丐,来充壮丁,从中获利。1947年斜塘8保就把居住在当地土地庙里的1名外地乞丐作“壮丁”交差,保长付给乞丐若干米钱,此人顶替名额入伍,后不知去向。抽壮丁入伍者很少训练即匆忙上前线与解放军作战。市镇沈某、盛墩陈某,在战场上,倒戈投诚,后随解放军渡长江、战上海、打广州、解放海南,作战十分勇敢,后转业地方,生活得到安置。

二、义务兵与志愿兵

1949年后,人们的观念骤变,好男才能当兵,参军成为青年人成长的一条坦途。新中国建立初,斜塘爱国学生汤永泰、陆祖清、马怀铮等人先后在所在学校报名入伍,在斜塘影响颇大。1951年,有不少青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朝鲜战场。由于宣传发动工作好,各级政府优抚工作到位,送子入伍成为斜塘地方上的新风尚,至今不衰。

 1952年,区设人民武装部,属军队编制,各“小乡”设有中队长,负责征兵工作,撤区并乡后,乡设治保委员,分管征兵、治安工作。1959年3月,斜塘人民公社成立公社人武部,受同级党委和县人武部双重领导。1983年后为乡(镇)人民武装部。

 1955年正式实行义务兵役制,1984年始国家实施义务兵役制与志愿兵役制相结合的制度。义务兵役制开始实施后,每年秋季开始征兵,形成制度。

1949年后斜塘青年入伍情况记实:

1.由学校直接入伍人员。解放初,汤永泰、陆祖清、马怀铮在外地求学,文化程度为高中,入伍后,均担任重要职务,服役期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离开部队。1970年以后,在校高中生被招收入伍,成为飞行员培养对象的,斜塘先后有3人:周巷沈云男,田巷赵金根,南施周建华。

2.通过中考高考进入解放军军事院校入伍服役。徐建芳1978年通过中考被空军军医学校录取,成为通过中、高考进入军校的第一位斜塘籍女军人,后旺墩邱惠英也被录入二军大。1980年至今先后有10多位高中毕业生通过高考升入解放军军事院校就读,兵种广泛,这些学生至今大多仍在部队服役,并担任重要工作。

3.志愿兵。1951年~1954年入伍者为志愿兵,文化程度不高。抗美援朝结束后,上述志愿兵陆续转业复员。1984年国家实施义务兵役制与志愿兵役制相结合的制度。

4.义务兵役制入伍人员。义务兵每年按县征兵指标征收,大多服役期满复员退伍,复员退伍后或担任基层领导,或充实到各生产部门,成为骨干。义务兵中有少量战士入伍后提干或被送入军校深造,有几位在部队服役期已超过20年,如东安张宗伟、姚墓陆云男、横泾陆洽元等在部队服役至今。

第三节 民 兵

解放初期,乡、村成立以贫下中农为骨干的防匪小组,称“模范组”,“模范组”成员持有枪支。1951年,斜塘各“小乡”始建立民兵组织。1957年10月,撤区并乡,民兵开始与预备役合编,统称基干民兵和普通民兵。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公社成立民兵团,大队、生产队成立民兵营、民兵连。公社社长孙福荣兼任民兵团长,公社书记徐隽芳兼任民兵团书记。1964年,公社建立基干民兵营,大队建立武装基干民兵排。1969年,吴县组建武装民兵独立团,设浒关、蠡口、斜塘3个营。1982年3月29日,中共苏州地委、苏州地区专员公署、苏州军分区命名斜塘公社武装基干民兵营为1981年度民兵工作“三落实”先进单位。

民兵组织平时参加联防活动,维护地方治安。生产中带头,成为骨干。南京军区8312国防工地(光福机场)施工,历时5年,斜塘民兵参加了建设。每有重大活动,如水利工程、农田建设工程,均有斜塘民兵带头参加,基干民兵在生产工地上一马当先,带头苦干,为大家作示范。

每年冬季,由乡镇(公社)组织民兵进行军事训练,如打靶、野营拉练、冬训等活动。1964年11月1日,斜塘民兵在木渎参加吴县首届民兵比武交流活动。还参加吴县人民武装部举办的武装基干民兵的考核比赛,参加县组织的基干民兵训练等,并形成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