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苏州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管理中心 > 征集编研 > 园区方志 > 斜塘镇志
第三编(政治)第四章(治安司法民政)
时间:   |   来源:
第四章     治安  司法  民政


第一节        

一、机构

巡检司 明初,政府招募民壮设立营寨,并于木渎、横泾、甪直、东山、吴塔、陈墓等地设巡检司,每巡检司设弓兵40名。陈墓巡检司管苏州葑门外、娄门外诸村治安,斜塘属其巡检范围。

地保 封建社会传统的司法治安制度是“礼法结合,刑民不分,政治合一”。民间纠纷由亲属、地保、乡董或保甲长调停,刑事案件以“不告不理”为原则,遇有造反、凶杀等重大案件由地保逐级呈报。

知县 平民告状,经“击鼓鸣冤”、“拦轿告状”,呈上状纸,准告后,捕快凭牌票或朱签堂单捉拿犯人,由知县升堂开审。宣统二年(1910年)刑、民分立,但大部分案件仍按原例审理。直至民国初期,治安、司法仍延承清制。

警察所 民国元年(1912年),吴县知事公署设警察所,管理吴县乡区警务。民国16年(1927年)4月,吴县临时行政委员会接管吴县知事公署,由行政课管理乡区警务。

派出所 守望所 民国16年4月,斜塘设派出所。吴县公安局成立后,斜塘派出所改为吴县公安局第九公安分局第十四守望所。分局设于唯亭,第十四守望所设斜塘西市梢(今斜塘米厂处)。

公安分局 巡守所 民国18年(1929年)1月1日,斜塘列为第十九公安分局二等分局,设巡官1人,巡士28人。民国23年,斜塘治安归吴县公安局第六分局(分局设甪直)辖,斜塘为第六分局第二巡守所,设有一分队巡警,时巡守所驻地仍在斜塘西市梢。民国21年,吴县成立水上警察三区,斜塘为水警三区十一队第一路出巡地点,水巡队(当时民众称“枪船”)小分队也驻斜塘塘东藕香庵。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吴县政府接管吴县,斜塘恢复旧制,治安仍由第六分局辖,直至1949年解放。

伪分驻所 日本侵略军侵占苏州后,斜塘地区治安由伪江苏省警察局娄门口分署辖,分署下设分驻所。斜塘伪警察署分驻所,占用斜塘街西市的小学校址,民国33年(1944年)迁至紫柏庵东侧,斜塘小学迁回原址。

派出所 1949年5月1日,县、市分治,吴县公安局成立。1950年3月,淞北区政府由斜塘迁至车坊,区政府所在地设派出所负责地方治安工作,各乡由中队长分管治安工作。1962年各公社配公安特派员1名,负责地方治安工作,首任斜塘公安特派员为许振夏。“文化大革命”期间,原公、检、法组织瘫痪,吴县成立“吴县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各公社仍设公安特派员负责地方治安工作。

1984年上半年,斜塘派出所成立,所址设斜塘老街中段斜塘乡政府旧址,1992年迁至淞江路原缂丝厂址。

 二、职能

解放前,斜塘地区警察机构的治安重点,一是帮助地主镇压农民抗租斗争。斜塘地区历来是田租负担较重的地区。1930年至1949年近20年时间内,几乎年年都会爆发抗租斗争,并影响周边各乡,因此,警察荷枪实弹帮助地方政府恫吓、弹压和抓捕参加抗租斗争的农民。二是防盗、捕盗。斜塘为水网地区,西有金鸡湖、独墅湖,东有吴淞江,北有沙湖、阳澄湖,素为盗匪出没之所,历来盗匪出没无常,十分猖獗。特别是1930年帮匪白昼洗劫斜塘、枪杀3人以后,防盗、捕盗成为警察的主要工作。但旧时往往警匪勾结,捕盗效果不明显,直到解放后才得以清除。三是抓捕革命志士。敌伪期间,伪警察所人员配合日军清乡,设立关卡、检问所,打击革命武装,抓捕抗日人士。斜塘的爱国志士金增奎就是在斜塘被捕,并被日本侵略军残酷杀害的。四是以检查为名,设卡收取各种费用。解放前,斜塘各水道口设卡较多,如金鸡湖李公堤纪念亭处,塘浦鲇鱼口,北塘桥,斜塘慰民桥,塘东桥均设有卡所。警察以检查为名,敲诈勒索,以此鱼肉百姓。

旧时警察所人员多系外地散兵游勇所为,俗语说:“没得法,当警察。”地方治安差,偷盗、吸毒、设赌、游民乞讨等现象十分普遍,得不到治理。地方上民间有纠纷,往往靠地方上有势力的“老头子”维持,挽请所谓有“头面”的人物出来调停,以求得解决。

解放后,由地方政府和公安干警管理社会治安工作。人民政府保境安民工作力度大,经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肃反等几次政治运动,即有效地改造和惩处了地痞,取缔了各种陋规,彻底杜绝了吸毒贩毒,地方治安形势发生根本的转变。到1956年,可以说社会治安达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良好状态。1958年后,地方治安工作“以阶级斗争为纲”,以维护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为主,民事案件发案率极低,即使“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斜塘地区也较稳定。

1978年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启动、发展和深入,社会治安工作也起了新的变化。外来人员增多,特别是80年代中期始,苏北、安徽及四川等地的“打工仔”涌入苏南各地,全乡外来“打工仔”最高峰时2000人左右,人口流动量极大;90年代,带有“三陪”性质的舞厅、发廊相继出现,交通工具激增等等,这些都给治安工作带来了新的困难。偷盗、赌博、车祸、嫖娼、打群架、劳资纠纷及债务纠纷等引发的刑、民事案件明显增多。1984年设派出所后,斜塘派出所配备了精悍的警力,装备了较先进的交通、通讯工具,增强了应变能力,为斜塘改革开放事业的顺利发展提供了保障。派出所的工作重点一是户政管理,原由乡民政助理主管的户政管理工作由派出所接管,办理户口变动、户籍资料储存等日常工作。1986年完成全镇街道、农村、居民户门牌的编订工作,1988年完成了全镇居民身份证的工作。二是加强社会治安管理,打击刑事犯罪活动,保障社会安定,并与所在地单位、学校共建安全文明小区,建立群众防治小组,确保一方平安。三是做好消防工作。

附记1989年至1999年发生在斜塘的重大治安事件

1989年2月6日深夜22时许,斜塘南洲村发生杀人纵火案,70多岁的1名农村老妇被害。经公安人员侦查,于该月17日破案,作案者系同村3组青年顾三男,顾  在事实面前交待了劫财害命、纵火灭尸的罪行。1991年4月28日,顾三男被判处死刑,并执行枪决。

1989年11月19日,庙浜村青年沈三男,因恋爱纠纷用刀捅死车坊乡江田村女青年李素英后,自杀未成。1991年4月28日,沈三男被判处死刑,并执行枪决。

1992年11月18日凌晨1时,龙北村13组村民黄卫敏,因劫财杀害同村10组70多岁的村民李泉根,劫得人民币90元。1993年4月3日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终审,判处黄卫敏死刑,并立即执行。

第二节 消 防

一、火灾隐患

消防工作也属地方治安的工作范畴。斜塘属火灾多发地区,因为斜塘农村副业主要是做芦席。每到秋冬,一堆堆芦杆放在各农家的房前屋后,秋收后的柴垛也堆放在周边空地上,民屋淹没在芦苇稻草之中。灶具都是砖砌灶头或行灶,灶前堆满乱柴。而每到冬天人们又习惯用“脚炉”取暖,“脚炉”炉膛中的燃料都是耐燃物,经一夜不息,炉火灰倒弃后,经风一吹又死灰复燃;特别是农村老年人睡觉时以“脚炉”取暖,有时炉翻被褥被燃,而且一旦发生火情容易造成连片火灾。为预防火灾,解放前镇区雇一名更夫,群众呼之为“小地方”,其人50岁左右,衣衫槛褛。平时每逢入夜,则点燃路灯,关闭老街东西两侧防盗木栅门,每年冬至日始到翌年立春,入夜打更报时,一边打更报时,一边呼叫“寒冬腊月,谨防小人,火烛小心,前门撑撑,后门关关”,声音凄远,以此示警,提醒居民防火防盗。近年来,农村产业结构有了较大调整,芦席的生产量减少;旧式灶头被液化气灶代替,砖木结构的房屋被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屋代替;农村取暖条件改善,用铜“脚炉”取暖的只限于少数老年人,因此火灾的隐患大大减少。

 二、消防设施

水龙 斜塘消防设施最初设于民国19年(1930年)。时商家发起募集,集资购买杠杆式救火“水龙”1台。“水龙”状如长方形的桌子,通体红色,两边各有连杆伸出,人工挤压连杆,水龙可喷出水柱,射水最远可达20余米,配有挑水提水的大小木桶。于街中心辟一小屋陈放消防“水龙”设备。消防队队员均为业余人员,每有灾情,则鸣锣为号,分别集中于“水龙”处,各司其职,参与救火。群众自发参与,携桶提水救火。因消防设施简陋,而且不便于搬动,只局限于镇区范围,救火作用往往不大。

 消防车 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后,消防设施改善,备有消防车1台,消防汽艇1艘,手提式水泵1台,采用吸水落石式消防车,有消防带向二边延伸,使用十分方便。改革开放后,公社原有设施更新、维护,保持原规模,各乡镇企业按消防队要求配置消防设施。

三、消防机构

义务消防队 1958年始,斜塘人民公社设义务消防队,义务消防队设专业人员1名,常年负责消防工作,并于各单位抽选10多名年轻体壮人员组成义务消防队,设开机、急救、纠察组,每月培训。设义务消防队后,消防工作延伸到全乡范围,农村有火警报告,义务消防队即可到达。

安保员 1981年后,村镇办企业增多,工厂等企业单位实行厂长、车间主任、班组长“三结合”防火责任制,各企业按规定添置消防设施,乡镇工业管理机构设安保员,具体负责防火安全工作,定期进行安全检查,以消除隐患。

 消防站 1984年斜塘派出所成立后,消防工作由派出所负责,现仍设有消防站,并有专职消防人员1名,消防站已移至斜塘西市梢。

附记 重大火灾记实

1962年3月15日晚9时始,姚墓大队第五生产队失火,至10时始由生产队队 长及会计发现,虽经鸣锣报警,因东南风特大,风助火势,火势蔓延,一时难以扑灭,一直延续到深夜12时才基本抑制。当场烧死8人(其中成年人3人,小孩5人),毁坏房屋16间,共损失折合人民币10861元。

1962年12月2日凌晨1~2点,东长大队第五生产队(赵家庄村)发生火灾,起 因可能因隔夜灶火未熄,有火烬遗落,12月1日深夜始燃起大火,该村一向是传统的 编织芦席的地区,每家每户场前屋后都堆满芦苇,幸发觉早,人能逃生。烧毁粮食近500公斤,受灾损失折合人民币近5000元。

1968年1月27日深夜,塘东大队第六生产队郑杏泉(时为生产大队书记)之妻在厨房烧开水后未清理灶膛前的柴草,灶膛热火灰掉出引起火灾,消防队和群众奋力扑救5个小时,因房前屋后堆满芦苇,屋内外堆满已编织好的芦席和易燃材料,时村上主要男劳力外出打工及参加公社三级干部会议,加上刚分配下口粮,米囤把后门堵死,发生火灾后,人员不能逃脱。共烧死14人,烧伤6人,有一孕妇将分娩,亦被火吞噬,其状甚惨,烧毁房屋17间。至今尤家园村东仍留有旧迹,群众呼之“火烧场”。

第三节 法 庭

审检厅 明清时,司法与行政合一,由地方长官统揽司法大权。清末,刑

民分设,宣统二年(1910年)苏州设高等审检厅,地方审检厅及初级审检厅。民国元年(1912年),吴县在周庄设初级审检厅(审判和检察两厅合署),斜塘司法属周庄审检厅管辖,民国2年10月,吴县撤初级审判厅司法业务,并入地方审检厅。

法院 民国16年9月,国民政府改各级审检厅为各级法院,直至解放。地方法院以惩处盗匪及造反、凶杀等案犯为首要任务。明确规定民事方面受理钱债、田宅、器物买卖诉讼价额在200两银两以上,民事案件依据《大清民律草案》审理。北伐后,国民政府公布《中华民国民法》,但对普通百姓没有意义,因为旧社会“衙门朝南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一般民事纠纷,群众是不敢打官司的。

人民法庭 新中国建立后,刑事审判及民事审判有了根本的转变。1950年10月成立吴县人民法庭,斜塘属淞北区辖,淞北区设吴县人民法庭淞北区分庭,土改结束后撤。1953年8月5日,吴县成立5个人民法庭:浒关、陆墓、木渎、斜塘、甪直。1964年3月,重作调整,全县设3个人民法庭:斜塘、东山、蠡口人民法庭,分别处理东、西、北3大片案件。“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法庭工作瘫痪。1975年吴县恢复建立胜浦人民法庭,斜塘属其辖。1980年胜浦人民法庭迁移到斜塘,更名为斜塘人民法庭,业务上辖斜塘、车坊、甪直3地。1984年前法庭在乡政府办公,1985年新建斜塘人民法庭庭所,庭址在今华新路与塘南街交叉处东北侧,1995年重新投资60万元建新址,法庭新址在莲葑路。斜塘人民法庭业务范围:民事审理,经济案件,自诉、刑事案件,执行并接待来信来访。

第四节 调解委员会

1962年11月26日,斜塘公社调解委员会成立,各生产大队也设调解小组,处理干部不良作风、个人申诉、民间纠纷等问题,并开展法制宣传教育活动。“文化大革命”中调解组织停止工作,1975年恢复调解工作。1987年始,乡设司法助理,协助分管司法工作的乡镇长处理工作。1995年重建镇调解委员会。

第五节 民 政

一、机构

解放前扶贫救困主要由地方民间团体自发解决,政府作用极微。1949年以后,人民政府重视民政工作,除县政府设民政局外,各区、各公社设民政委员。1983年后,由1名副乡(镇)长分管民政工作,并设民政助理员1名,协助副乡(镇)长抓好民政工作。村及各企事业单位均有专人分工负责民政工作,各社会团体如团委、妇联等共同参与。在党政日常事务工作中,民政工作也占非常重要的地位。乡(镇)党委、政府管理机构开会时,民政工作列为重要议事内容。

二、救贫济困

解放前政府蠲免赋税的直接受益者仅限于地主、每逢赈灾救济,百姓极少受益。斜塘街上由商会牵头筹集赈济钱款,主要用于施舍棺材,让贫穷无钱的丧亡者得以入殓。在沪经商的斜塘人俞东生出资较多,他私人提供钱款购买棺材,有困难的丧家凭俞东生签发的提货单可得到施材1口,死者可葬于荒冢。旧社会讲入土为安,因此俞东生在斜塘口碑较好。此种善举一直持续到解放前夕。

旧社会,外地灾民到斜塘的人数较多,大多为苏北、安徽人,扶老携幼,成群结队,沿街乞讨,称为“逃荒”。人员混杂,易给社会造成危害。他们大多围集在斜塘街东原芦席行的大棚里,一批能达数百人。政府不闻不问,由地方人士募集钱、米、物作些施舍,以求相安无事。

1956年前,农村由政府发放救济粮、救济金,解决贫困户的生活困难,市镇单位困难职工由单位按季发放救济金、寒衣救助款。社会失业人员被安排就业,让其自食其力;丧失劳动力的及多子女家庭,领取补助金。

1956年以后,高级社、人民公社先后建立,农村贫困户的困难由生产队帮助解决,如补贴工分,免费提供生活必需品,有些人用“透支”的形式得到钱物。市镇困难户仍由单位、居委、政府给予补助,主要是靠本单位。当时正常工资低,每人每月30元左右,如定期补助每月10~20元,全年数目也很可观,因此单位内贫困户与一般人员收入相差不大。

 1978年以后,农村民政工作重点是扶助贫困户,开展“双扶”工作。(“双扶”指扶助贫困户和优扶对象)。采取调整产业结构,提供再生产基金,科技培训,“结对子”等多种形式帮助“双扶”对象增加收入,改变面貌。市镇单位做好转制后下岗职工的安置工作,确保效益滑坡企业的退休职工工资和医疗费用报销的渠道畅通,重点是合作商业和供销系统职工。政府分门别类,予以疏导,并统包退休职工工资等有关费用,以此安定社会。80年代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以后,“五保户”由乡村二级组织统筹安排。1983年乡政府重建敬老院,凡年满70岁,原有村“保吃、保住、保穿、保医、保葬”的无依无靠的“五保”老人及“保教”孤儿,本人自愿可入敬老院。敬老院配有院长,服务员,炊事员,“五保”老人每月有零用钱,食宿费用均由政府支付。敬老院建于张王庙南,院内环境幽静,空气清新,入院老人生活安定。

三、拥军优属

苏州解放初,民政工作的重点是发动群众筹粮筹款,组织民工、民船,支援解放上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民政工作重点是组织群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支援前线。1951年3月17日,斜塘乡召开“抗美援朝动员大会”,区业余宣传队登台演戏,会后,镇上居民当即捐献人民币肆仟元(已折为新币),并有数十名青年报名要求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其中10多名青年被批准入伍,并奔赴朝鲜战场。抗美援朝期间,全乡共有100多人先后参加志愿军。从此,斜塘党政机关、群众团体、在每逢过节时,都要慰问烈军属,挂“光荣人家”匾牌,送光荣花,送春联等春节礼物及慰问金,嘘寒问暖,并形成制度。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光荣负伤、高位截肢的斜塘籍战士顾龙根,获得庙浜村一少女的纯真爱情,并喜结良缘,一时传为佳话。市镇汤伟玉家庭1949年始先后有三子参军入伍,并在部队提为干部,其中有2人因故在部队逝世,获部队表彰、记功,为斜塘典型的“光荣人家”。乡(镇)、村重视现役军人的优抚和复退、转业军人的安置工作。青年参军入伍后,乡(镇)、村每年有不同数额款项补助其家属,一直到转为志愿兵或复员转业才停止。现役军人立功者,按立功等级规定奖励其家属。转业、复员、退伍军人的安置工作,1994年以前,乡只负责安置农村籍的复退军人,把他们充实到乡村基层组织及村、乡办企业中;1994年始,属市镇籍转业、退伍的军人由镇安排工作。

四、安置

截止1970年,共有510名城镇知识青年到斜塘插队落户。大多是苏州四中等校的初高中毕业生,也有部分来自木渎及上海等地的知识青年。被安置到各大队各生产小队,参加农业生产活动,1978年以后,陆续返回原藉。1960年5月4日,斜塘人民公社有81名公社社员应政府号召赴新疆落户支边,其中男41名,女40名,落户的地点是新疆乌鲁木齐、土鲁番及南疆和田专区民丰县,1978年以后支边人员返回斜塘的较多,但大部分仍连同家属留在原地。“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在上海等地工作的染织厂工人先后响应国家号召回原籍农村务农,这些工人大多解放前即在私人染纱厂、丝厂里工作,解放后留上海或其它城里工作,工资较高(每月100元左右),他们的家属大多仍在农村。国家经济有困难,他们响应号召,回乡务农,减轻国家负担,受到当地政府的关心、重视,民政上及时作妥贴的安排,这些人大多安心农村工作;1964年以后,国家经济状况好转,对这些老工人重又安排工作或补发生活补助金。上述几种人员在斜塘先后由民政部门安置。

五、办理婚姻登记手续、推广新的殡葬制度等

乡民政工作还负责办理婚姻登记手续,推广新的殡葬制度、规范管理全镇各村及镇区地名。开办福利厂,安排残疾人进工厂,并通过减免税金充实民政经费。乡镇福利企业有上海第四玻璃厂斜塘分厂等乡办企业,后因工厂调整产业结构等原因而先后脱挂福利企业。目前,仍有几个集体福利企业在正常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