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话苏城
2016-04-25   浏览量:

    苏城重要民生工程——环古城河健身步道,全长15.5公里,2015年12月全部完工、投入使用。环形步道的贯通,为广大苏城人民乃至外来游客提供了一条领略苏城风貌、了解苏城历史、热爱苏城文化的新途径。

    1982年,本人到苏城,至今已有30余年。在过往的时间里,未曾用心地去领略过历史悠久、风光旖旎的苏城。在清明节假期,自觉地加入了环古城河健步者的行列,按着顺时针的方向,沿着步道完整地绕行了一次苏州古城,由此增加了对苏城前世今生的一些认识与了解。
    那天,苏城同时迎来了三位天使:春风、春雨和春雷。春风,一如往昔地保持其特有的风采,矜持而温情脉脉,温婉而笑,欲言又止。春雨,一改往日的轻声细语,哗啦啦的笑语,滔滔不绝,好几回让人有些难以招架。春雷,风格依旧,明眸闪动,伶牙俐齿,抑扬顿挫,一惊一乍,让人受宠若惊。
    【东吴书香】
    在三位天使的陪伴下,我们从相门出发。沿着步道往南行走,左侧是宽阔的护城河,右手是苏城名校苏州大学——前身为1901年建立的东吴大学。 
    透过漏墙可以望见,校园内,绿草茵茵,杨柳青青,樱花林正在盛开,教学楼掩映在绿树红花之间。35年前,本人到此学习、工作,在此度过了人生中最为美好的近二十年时光。校园里的亭台楼阁、一草一木,在意气风发的年代和青春年少的记忆里,是那么地富有诗意、那么地生机勃发。钟楼前后的草坪上、樱花林中,曾留下自己青葱的脚印、灿烂的笑语和金色的年华。
    转眼,离开校园已有15个年头。15年来,母校取得了更为骄人的业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前的校园,是那么地熟悉又有点陌生,昔日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却已物是人非。往事如烟。

    【城南故道】
    到了葑门桥的西堍,越过十全街继续南行。穿过竹辉桥,前面便是古城八门之蛇门。据《吴越春秋》记载:欲东并大越,越在东南,故立蛇门以制敌国。……越在巳地,其位蛇也,故南大门上有木蛇,北向首内,示越属吴也。由此可见,吴国建蛇门,并在城门刻上头向内而非向外的木蛇,表达了吴国压住越国、使越国向吴国俯首称臣的愿望。春秋时期,吴越争雄,战火纷飞,场面之惨烈,不言而喻。吴国鼎盛时期,越国臣服吴国。后来,夫差的“慈悲”与听信谗言,最终导致家破国亡的结果。
    站在蛇门的城墙,遥想2490年前,在苏城的东南方向,越军潮涌而来,苏城的要冲——蛇门,遭到越人的猛烈攻击而城门被破,苏城的生灵惨遭涂炭,其情状,即便在今天,我们依稀还能想象得出来。蛇门所在的桂花公园,则是附近市民休闲健身的一个场所。以前曾有一段时间,常在晚饭后去桂花公园走路跑步,随心所欲地观赏蛇门及觅渡桥等运河两岸的灯光夜景。如今觉得,那也是一种颇妙的苏城生活与享受。
    由蛇门西行,护城河开阔顺畅,南门桥北堍的东侧是苏城轮船码头的旧址。记得在上个世纪80年代,每逢学校假期,总要在此坐船,单程花上半天的时间,往返在苏城与周庄古镇之间。记不清,有多少次曾与同窗在两端的轮船码头不期相遇、结伴同行。轮船驶过,留下串串漩涡与水波。一路上,有欢声和笑语,还有在无声无息中流逝的、莘莘学子的青春年华。后来水乡古镇修建了公路,开通了与苏城之间的客运班车。从此,到人民桥坐轮船回家,成了一种渐渐远去的经历和难以忘怀的记忆。
    【水陆遗辉】
    继续前行,经过蟠龙桥,进入盘门景区。盘门也为古城八门之一,旧称蟠门。门上曾悬有木制蟠龙,镇北朝南,以示吴国征服越国之意,后因水道萦回交错,改称盘门。盘门雄踞古城的西南隅,滔滔的运河将盘门的水陆城门与吴门桥、瑞光塔连接起来,形成了著名的盘门三景。水陆盘门是今日苏城仅存的古城门遗址,其水陆城门并存在国内已绝无仅有。城门的布局结构、功能设计、使用维护等,展现了筑城者的匠心独具及相土尝水之术,其中也显示了苏城的文化底蕴和先人的超常智慧。四月里的古城墙外,芳草萋萋,樱红柳绿,春光旖旎。春雨中,运河上烟波升腾,水势更胜往常。2500年的时空,古城今貌,交相辉映,一脉相承。
    绕过盘门,折往北行。穿过新市桥、百花洲公园,来到了古胥门广场。广场上,矗立着春秋吴都设计者和筑造者伍子胥的雕像。公元前514年,伍子胥受命于吴王阖闾,开始相土尝水、设计与督造吴国都城——阖闾大城,并在随后约30年的时间里,会同吴国军事家孙武等忠心辅助吴王阖闾、夫差,西破强楚、南服狡越、北胜傲齐,成就吴国的春秋伟业。胥门,是伍子胥督造的古城八门之一。吴国鼎盛时期,吴王夫差刚愎自用,听不进伍子胥谏言,加之伯嚭的谗言与挑拨,伍子胥终被夫差赐死。其遗愿,死后将其双目挖出悬于城门,为的是目睹日后吴国如何被越国所灭。夫差大怒,遂将伍子胥的尸体缚石沉入江中。胥门、胥江、胥山、胥口,以及端午节的吴地民俗等,据说皆与伍子胥有关。一代名臣,辅助吴王,励精图治,建功立业,赢得吴地民心,留名华夏史册。今日的苏州老城,依然保持了阖闾大城的总体格局。
    【古韵今风】
    离开胥门,继续北行。穿过干将桥,来到了春秋吴都之阊门。吴军破楚之战,威武出征和凯旋归吴,皆由此门出入。阊门段运河的水面开阔,外城河、内城河、山塘河、上塘河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汇合于此。旧时的阊门,商业发达,社会富足,令人留恋。“流水阊门外,秋风吹柳条。从来送客处,今日自销魂。”白居易的诗句便是极好的印证。明清时期,这里是全国最为繁盛的商业街区。商船往来,物资集散,商贾云集,城市繁华。吴地才子唐伯虎曾有诗曰:世间乐土是吴中,中有阊门更擅雄,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由此,旧时阊门之繁华程度可以想象。难怪《红楼梦》会有如此的描写:“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行走在岸边的步道上,隔河望去,春雨中的万人码头伴着神仙庙,立在岸边,相偎无语,似有些寂寥;北码头的民国风情街想必别有一番景象。毫无疑问,现代苏城的蓬勃发展,阊门的繁荣早已被赋予了新的文化内涵与时代特征。
    【平齐水韵】
    离开阊门,徐徐前行,阖闾大城的又一座城门——平门来到了跟前。那是吴王挥师北上伐齐,吴军将士出征与凯旋时整装经过的大门。当年的平门,旌旗猎猎,威武之师,金戈铁马,那是一种怎样的壮阔场面?!平门桥北堍,苏城新的万人码头——苏州火车站,坐北朝南,巍峨屹立在护城河的北岸,由南望去,形似厚重的华夏方鼎稳稳地镇守在苏城。在平门东面的不远处,是另一座古城门齐门。望齐门的牌坊书曰:“齐女适吴难忘东鲁,越臣行贾隐居古陶。”据载,吴国北伐齐国,齐王以女远嫁吴国王子,齐国公主思念故乡,吴王遂在平门东侧开建一个城门,供齐女登高遥望,释解思乡之愁。我们登上新修的齐门城墙,向东北方远眺,烟雨朦胧一片。2500年前的清明时节,齐女登此城楼,朦胧的春雨中,是否望得见故乡的云烟?齐女的内心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离愁别绪?
    【城墙往事】
    绕过北园,漫步中稍作留意发现,步道内侧土坡的围石,大小不一,新旧不同。在许多石板上,曾经的碑文依稀可辨,从中或可窥探苏城的点滴往事与斑驳历史。再往前行,趋近娄门,又一座阖闾大城的城门。该门位于古城之东北,因地处古代娄县而得名。站在娄门东望,河面宽阔,烟波胜赏。娄门的西面,是名闻遐迩的拙政园。娄门的南侧连着耦园,园内,珍藏着名士沈秉成与才女严永华的爱情故事,留下了沈严伉俪当年的生活写照。春天的耦园,草长莺飞,樱花漫道,姹紫嫣红。历史与现实对照,耦园可谓一座经典的爱情之园。继续往前,回到了本次漫步的始发地相门——春秋吴都阖闾大城的正东门。
    相门桥下的浮雕,展示了春秋时期吴地工匠在苏城东郊设炉铸剑的情景。相门古称匠门,春秋吴都阖闾大城的八门之一,吴王命干将在此铸剑。据说,苏城东郊、相门外不远处的金鸡湖畔,曾是吴国剑匠们冶铁铸剑的工场,由金鸡湖水淬炼铸造的吴地刀剑锋利无比。可以猜想,精良的兵器,曾在吴国破楚伐齐服越、建立春秋霸业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500年后的今天,苏城再次亮剑。苏州工业园区,一座新城,正在金鸡湖畔迅速崛起,蜚声海内外。金鸡湖,正在成为人间新天堂的靓丽名片和瑶池仙境。从相门往东延伸,便是苏城的东方之门,一座引领苏城再创辉煌、通往国际化和现代化的苏城新大门。


作者 吴地享耳 摄影 蒋世颖
《城市商报》2016年4月23日